关于我们

当我们谈论成功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

时间:2018-9-12 14:33:26   作者:admin   
当我们谈论成功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   晨报记者 徐颖

    每一个新年,都是梦想的开始。作家们更是如此,从某种程度而言,他们就是“造梦人”。值此新年之际,晨报记者特邀苏童、麦家、毕飞宇、虹影等四位作家,围绕成功、财富、梦想、快乐等话题,与晨报读者一起,做一次纸上“促膝长谈”,分享快乐的秘笈。

成功篇

    问:作为一名成功的作家,你怎么看待成功?你认为成功的标准是什么?

    答:作家不是以钱多少来论成败的。 ——麦家

    苏童:渲染成功,对普通人是挫伤

    王朔谈论成功的那句话很经典:我最恨这词儿了。什么成功?不就挣点钱,被傻X们知道吗?!话很尖锐,但十分精准。所谓成功,就是做的事情更幸运一点,回报更多一点。生活有更多的方面,每个人其实应该活得更好,而不是更成功。

    我反对鼓吹成功学,媒体不应该把成功学作为人生理想对大众灌输。整个社会不可能人人都去追求成功,普通人占绝大多数,他们代表生活的主流,只要生活更好就行了。我们不能去灌输一个统一的成功标准,比如成功就是挣钱多,知名度高,社会地位高,如果用这个标准去渲染,对普通人的生活是一种挫伤。

    麦家:我无言以对

    我叫成功?就是多挣了点吗?就算我挣饱了钱,作家也不是以钱多少来论成败的,更不要说我那么点钱叫什么钱,顶多能喂饱一个工薪族的胃口。不是倒苦水,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很差,虚名在外,写东西压力很大,不写东西又不知道干什么。我像一只被赶上屋檐的土鸡,地上的土鸡骂我骚包,天上的鸟儿笑我傻蛋,酸滋辣味只有自己知道,咽下去,吐出来谁也不会同情我。所以,成功的话题我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毕飞宇:做受人尊敬的人

    对于成功,我不知别人会怎么看,我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想过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直工作下去。我对成功的标准,又简单又不简单,那就是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。这个时代,很多人觉得成功就是被人羡慕,其实那根本不是成功。成功对我而言,最高的标准就是受人尊敬。可能你有很多钱,很多名,所谓成功的要素你都具备,可是别人却在内心藐视你。反过来,这个人很穷,也许要靠救济过日子,但人家在骨子里尊敬他。尊敬无法量化,但获得尊敬,你可以从中获得巨大的享受,否则你的人生就是失败的。虹影:把自己放在成功对面

    我身后桌旁是一个绿旅行箱,拉了十多年,走了大半个地球,经历过种种冒险,最后一次,在马德里一个老太太错把它当成自己的行李取走,深夜奇迹般地被老太太送回我住的旅馆。这箱子,久经离别,藏有太多不安的灵魂。写作到今天,就是将那些不安的灵魂以艺术的形式呈现给那些喜欢自己的读者。把自己放在成功的对面,站在失败者一边。

财富篇

    问:你怎么看待财富?你觉得需要多少财富,才能说,我够了?

    答:在世上走一遭,一切都不是你的。你所有的对财富的攫取,其实都是多余的。 ——苏童

    苏童:过度攫取,一定不对

    我一直宣扬我的满足的观念。我比较幸运,我的财富超出了我对生活的要求。我是一个没有什么奢侈消费目标的人,不过喝一点酒,抽几口烟。对房子、车子都无所谓,也没有很好的手表。每个人不一样,我对财富容易满足的状态仅仅代表我自己。古人云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这其实是一种很积极的财富观,在世上走一遭,一切都不是你的。你的所有的对财富的攫取,其实都是多余的。也许我这样说,会被人指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确实我代表不了社会底层,但我想表达的是,过度攫取,过度美化成功,一定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麦家:我够了

    你所说的财富是指钱财吧?好的,实话告诉你,我够了,我以后再不会为钱去做事。

    毕飞宇:从来没觉得穷

    从我工作的第一天起,我就觉得我够了,尽管我工资很低。但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穷过,虽然有时我也缺钱。但我的生活已经可以继续,我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。我在电脑前工作,不需要花很多的钱,也不需要穿一身名牌。唯一奢侈的,就是抽烟比较多。我不打牌,不追求名牌和时尚。我的生活一直都很简单。当然我也有欲望,最大的欲望是,想要一个平房,有个院子,有个火炉,有很多小孩。有朋友讽刺我有老地主的趣味。但这也就是一个白日梦,想想而已,现实中根本做不到。

快乐篇

    问:对你而言,怎么样的状态才能让你快乐?保持快乐的秘诀是什么?

    答:对快乐,我也许永远是个空想家。 ——麦家

    答:我希望能看见这虹,也能看到这虹遮住的一切。这就是保持快乐的秘诀。 ——虹影

    苏童:学会和自己相处

    一个作品反响很好,我就很开心,反过来,如果一个作品我尽心尽力写了,别人并不认为特别好,我也不会心理失衡。一个人没法天天快乐与不快乐,生活中很多东西是你必须要承受的,不可能像机器那样,按一个快乐键,你就快乐起来了。一个人要学会和世界相处,还要学会和你自己相处,后者是更难的事情,这是一辈子要学习的事情。

    麦家:梦想边耕边读

    这些年,我一直想去乡下找块地,自己造屋,搭猪圈,围水池,垦荒地。我觉得如果有这么一天,屋里有成柜的书可以读,外面有成堆的畜生要我养,我一边耕一边读,还有一个女人欣赏我,愿意这样陪我生活一辈子,我想这就是我要的快乐生活。可能也是要得到的,但我至今只是思而不行,充分说明我俗根未断。对快乐,我也许永远是个空想家。我怀疑我有自虐倾向,写个东西要反反复复修改,做个事要想前想后。这是一种病。想法太多就是一种病。

    毕飞宇:摸着良心做事

    心跳加快就是快乐的标志。所以,我更多的快乐是在我运动的时候。运动的时候,心跳加快,跳到一定频率,快乐就比较容易了。

    但那只是身体的快乐。要说享受生活,坦率地说,我也做不到幸福和快乐。这个时代对人的挑战太巨大了。无论环境,食品还是孩子的教育,都给人造成了巨大的压力。你要问应对方式?最简单的,就是每个人摸着良心做事。开饭馆的,不用地沟油,做医药的,不卖假药。作为一个消费主体,如果天天充满怀疑,相信没有人能够快乐。所以说,个体幸福是不存在的,需要每个创造物质和精神产品的人,都摸着良心去做。对于作家而言,也许你有许多不敢说的真话,但你不能说假话。其次,你要把最好的作品奉献给读者,否则就跟地沟油是同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虹影:想做什么不要犹豫

    人怎样才能快乐?有一个男人每天走路30分钟到城中心的银行上班,下雨天穿雨衣,雨鞋也不变。身体自然比一般人强壮也年轻。有一天一架直升飞机掉下来,不偏不歪砸倒了他,他连喊一声都来不及,便没气了。

    他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,不知他心里有何憾事?若有的话,大家也听不到了。大家都说,不管生活得如何,都得对得起自已,想做什么事,都不要犹豫,否则一旦出现这种被飞机击中的情形,就会晚也。

    空气和水,迎着朝阳在冰冷的玻璃窗上,排列成虹。我希望能看见这虹,也能看到这虹遮住的一切。这就是保持快乐的秘诀。

梦想篇

    问:新年有什么样的梦想等着你去实现?

    答:我的梦想,就是把我梦想中的那本书写出来。 ——毕飞宇

    苏童:希望有伟大作品

    还是希望有一部伟大的作品,尤其是长篇小说,每个作家都一样,都希望有伟大的作品,这个未完成的目标,就是最大的动力和梦想。

    毕飞宇:写梦想中的书

    我的梦想,就是把我梦想中的那本书写出来。写了几十年,永远有这样的梦。

    麦家:我要装老,让梦想沉睡

    我儿子十六岁,天天都有梦想、计划,我明年五十岁,这在乡下,或者要在几十年前都已经开始张罗过老年生活了。我记得茅盾先生五十岁时在重庆还是桂林隆重做了大寿,从此人都称他为茅公。说实在的,我向往过老年生活,现在年近半百,有资格称老了。我不要装嫩,我要装老,老了就可以无视年轮更替,可以叫梦想沉睡。如果说还有梦想,就是希望少不更事的儿子成长顺利,他现在因为梦想太多,迷茫得很,炒了学校的鱿鱼,辍学在家,叫我很是头痛。

    虹影:多陪伴家人

    更多时间陪伴孩子和家人,这就是最好的梦想。


标签: 

相关文章
相关评论

评论 共0条 (RSS 2.0) 发表评论

  1. 暂无评论,快抢沙发吧。

发表评论

  •   想要显示头像?
CopyRight © 2014-2016 处女星号娱乐场,处女星号娱乐平台. All Rights Reserved.